2016年Review

很快2016年就要过去了,想了想还是写下了这篇所谓的年终总结。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可能因为这一年过得太过戏剧性,写下来自嘲一下也未尝不可。 似乎1月份前往香港时的样子还依旧在眼前,到今天却已是过去快要一年。今年春季学期是在香港科技大学度过的。本来的设想是去HKUST某lab做research intern,只可惜自己天分不足,没有做出什么成果,但是在香港的生活还是相当不错的。怎么说呢,之前上大学也不过是离家几十公里,上海的生活相比于家乡于人文文化上并无差别。但是香港的话还是我第一次在一个文化迥异的社会生活那么久。生活二字,不是走马观花地到各个景点,去看熙熙攘攘的人群,而是深入到大街小巷中去接触活生生的人们。在香港我走进了最隐秘的街道,尽可能避开那些知名的景点,像一个陆生一样生活。我对这个社会谈不上喜欢,当然也不能说厌恶。我喜欢这个在精神状态上高度发展的社会,人与人之间保持着最基本的距离,不需要我去可刻意保持,这种距离感让我很安全。同时这个井然有序的社会让我觉得很安全,只要按照规章秩序走,那么生活就会还算舒适。此外,香港高度发达的精神状态是上海望尘莫及的。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在乘坐港铁的时候地铁上有一位撑着拐杖的腿脚不方便的人,到达某一站的时候他准备下车了,这时候已经有一位港铁的工作人员在地铁外等候着搀扶他上到地面了。在香港的这段日子,也让我重新审视了自己。以前很少去到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即使是读大学也是在上海。但是在香港,我很努力地学了广东话,好不容易能听懂一些了。可我发现,即使我能听懂一些了,但是还是跟他们的生活格格不入,理解不了他们的文化。这也使得我第一次对上海这座城市有了归属感。

学期结束后就回到了上海,回到了熟悉的交大,短短的过了一个月。随后前往了深圳,到腾讯实习。实习的日子总是一开始总是新鲜的,随后充斥着CRUD的业务逻辑代码总是不是那么有意思的。还好深圳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和活力,不缺玩的地方。在鹅厂可能进的是业务部门吧,对于写业务逻辑来说我一直比较抵触,真正接触到了业务的代码之后发现果然如此。新鲜了一个礼拜之后,很快就进入了混吃混喝等死的状态,还好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干两个月就跑路,所以也无所谓,倒是对大公司的生活体验了不少。当然在深圳的那两个月生活还是相当滋润的,反正也没有攒钱的计划,发了多少工资都出去浪掉了。

回到上海之后就是忙着准备语言成绩。自己刚进大学的时候就是准备毕业之后出国读书,可是到了大四还要准备语言成绩,自己的行动力有多么糟糕就可见一斑。考了一个烂到拿不出手的成绩就准备申请了,好算自己这几年虽说没怎么念书,但GPA也还算能看。那就把目标定的低一些,申稍微次一些的。反正出去也是工作的,咸鱼早就没有了所谓学术理想,早日搬砖吧。这段期间认识了PingCAP的一帮朋友,非常高兴能在国内互联网这个浮躁的环境中认识这么一帮认真做技术的朋友。他们是一帮真的有理想的人,敢于尝试新的技术,只为了做出更好的软件开放给大家使用,跟他们远程公事的这段时间非常的开心。这段时间也加入过依图实习过,作为交大学长创立的独角兽企业,依图一直站在交大媒体的宣传口上。加入工程组的那段时间感觉在工作方法上学习到了不少,当然感觉依图因为整体员工都比较年轻,所以也比较有活力吧。

大概碎碎叨叨的说完了这一年的生活,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肯定是不会想到自己有这样一段经历的。这一年技术上成长的其实有点杂,一直是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在做。年初的时候研究了一段时间Scala 和 Haskell,写了一点代码,看了很多FP相关的论文。同时也学习了很多跟程序分析有关的论文,可惜在香港的项目坑了。随后接触到了Rust这门语言,果然入了一个深深的坑,一开始是给Servo写了很多PR,后来也接触了Rust compiler,最后就是专门给TiKV贡献代码了,其中遇到了很多的坑,踩了一遍之后感觉技术上还是长进不少的。今年看的书的话说实话看的太多都是囫囵吞枣看完后就记不清了,论文也是,看的多了最后都忘光了。接下来的一年要改进这个缺点。

最后是感情方面吧,非常荣幸在2016年这最后一天还是单身狗。原因说来很复杂,但是这一年在这方面还是有不错的成长的,自以为成熟了许多。其实放不下过去的事和人早在一年多前就是这样了,只不过在香港的那段日子把这样的情绪放大了,那段时间自己的状态真的是糟糕,还好有一帮很好的朋友,在那段时间给了我很多帮助,真的要谢谢娇娇33和神神。其实不管怎么说对于旧情不管如何自己依旧是无法释怀的,但是我现在已经意识到了过去自己那些行为,不管是喝的酩酊大醉躲在朋友怀里哭,还是借着醉意打过去一个电话,其实更多的是表演罢了,除了把自己感动一下,制造一种自己怎么也放不下的感觉,一点意义都没有。往往觉得自己掏心掏肺,所做所为能够感天动地,闻者伤心,见者叹息,为什么偏偏感动不了你?总是容易用一种自虐的方式制造出一种痴情的假象来使得自己站在感情的道德制高点上,获得一种畸形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回想起来这种乔峰大战聚贤庄,关羽千里走单骑一样壮怀激烈的感觉,除了满足自己以外,对对方来说却终究是毫无意义的。现在回想起来,虽说略显可笑,却也是一种成长的过程吧。年少之时,总是迫不及待得想把自己的满腔情感表达出来,却容易陷入自我表现中而不自知。也是最近想的明白了一些,成长的一个标志就是克制。克制自己的情绪,克制自己的表演欲,甚至克制感情。年少时候,喜欢一个人恨不能把她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她刚说冷,我这边心里已经结冰了,她说难过,我立马如丧考妣,比她还难过,唯恐无法将自己的爱意表达出来。可是,又有谁有资格成为另一个人的价值寄托呢。所以我今年开始越来越明白父亲那种深沉不表露的情感,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谈谈对明年的期望吧,首先是希望瘦下来,最好能坚持游泳健身,男人真的是上班之后非常容易发福啊。明年就要毕业了,希望自己可以顺利毕业,拿到期待的offer/ad。还有就是希望明年可以更加专精一点学习技术吧,找到自己兴趣的方向。最后,不要脸的说一个希望明年可以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吧。

就说这么多吧。

Ivan Yang 31 December 2016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